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百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作于复旦大学

网易考拉推荐

沉痛悼念中国经济思想史泰斗我的导师赵靖教授  

2007-08-10 23:17: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痛悼念中国经济思想史泰斗、我的导师赵靖教授

复旦大学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主任 谢百三

  昨日下午,正在浙江定海,接到张惊涛同学来电,告诉我,我最最敬爱的导师赵靖教授已于2007年8月8日晨8:25在北京逝世了。惊闻噩耗,我顿时心如刀割,万分悲痛。

  我的导师赵靖先生,生于1922年9月16日,1947年获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商学硕士学位。曾任燕京大学副教授,北京大学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导师。

  赵靖先生是经济学家、经济史学家,他学贯中西(通4门外语),对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融会贯通。他真正实践着经济学是致用之学的道理,潜心研究中国经济问题,在他担任全国第七、八届政协委员、北京市政协常委、北京市民盟副主任时,多次为国家、为人民献计献策。有一次我回母校北大看望他老人家,他竟然与我长谈有关三峡大坝修建的争论以及政协开会时双方的意见,言语中透出十分的担心与不安,忧国忧民之心切切,至今历历在目。

  赵靖先生一生致力于中国经济思想史的研究和发展,他与上海财经大学已故教授胡寄窗先生是改革开放以来对中国经济思想研究最深、最透,对这门学科的重建、发展贡献最大的两位导师。70-80年代他主编的《中国近代经济思想史》一书,被定为教育部推荐的优秀教材,他主编的《中国经济思想通史》,被列为国家级优秀重点课题。

  他对中国古近代经济思想史的研究到了如醉如痴的程度,他多次对我们说:“很多人研究外国经济史与外国经济思想史,我们则要坚定地在中国经济思想史这块土地上耕耘,我们会创造出世界一流的学问与思想。”

  赵先生对中国古近代经济思想史主要代表人物的研究个个都达到了看得很透、评论很实的地步;从春秋战国到秦、西汉、东汉、三国、魏晋、南北、隋、唐、五代十国、北宋、南宋、元、明、清历代的主要政治、经济领袖均非常熟悉。一旦分析,则鞭辟入里,入木三分。孔、孟、韩非、荀况、道子、庄子、儒家、法家等历代代表人物,先生均非常熟悉,他心里装着5000年来中国历代的丞相、财政大臣、经济大师、理财大师;他告诉我们,司马迁是中国最早支持及宣传市场经济的大师,最早发现“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主张对市场经济先要“因之”,“利导之”,其次“整齐之”,而最下者为“与之争”;他又指出了:《管子》一书是由从战国到西汉几百名学者共同完成的巨著,提出了富国强兵的宏观管理政策与经济思想,而桑弘羊、魏征、王安石等等均是宏观管理、宏观调控的杰出大师。

  先生对中国近代经济思想史的研究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带领我们整个师门把这一研究推向了当代中国这一领域的巅峰。从魏源、林则徐、洪仁玕;康有为、梁启超、张骞、张之洞到孙中山,一个个近160多年来中国的先进人物、经济学大师、思想家、实践家的经济思想,在先生和我们整个师门老师同学的共同艰苦努力下,被整理、提炼出来。先生认为:中国近代经济思想的最高峰是孙中山先生的思想;他盛赞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新三民主义,也对中山先生的经济思想“民生主义”作了很深的研究、归纳与阐述;他对中山先生的“耕者有其田”,“平均地权”,“土地增值归公”思想,中国经济要对外开放等思想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与称颂。赵靖先生当之无愧地和胡寄窗先生一起被中国经济思想史学界的同仁、师生们推选主持中国经济思想史学会工作。

  赵靖先生和梅莹师母对于我和同学们,真如父母对孩子一样关心。

  当我还在母校华南师大时,我曾经在考何处的研究生问题上犹豫不决,曾给云南大学、复旦大学、上海社科院、北京大学等十多位老师请教。第一次回信时有6、7位老师;第二封信再请教时,只有三位了;第三封信再请教时,仅先生一位了。先生一次次不厌其烦地回答我一个普通大学生的问题,一方面指出了必须读的书,一方面又鼓励我:“北大也不是高不可攀的。”而另一位上海教授回信则说 “上海人才济济,如果抱着想考回上海来的念头则不好了。”云云。我立即决定放弃考上海高校,而坚定了考北京大学的信念。但是第一次考北大,仅因为英语差2分而未能考上。赵先生对此甚为惋惜,来信鼓励我:“千万别灰心,别泄气,你的总分已比录取的两名师兄都高了,好好复习,明年再考吧。”——在绝望中得到如此的殷殷鼓励,使我断然放弃了广州高校工作(该校明确告知不允许考研),而到允许考研的位于雷州半岛的偏远的湛江医学院马列室工作;在那里一年多,我边工作,边复习,始终得到了赵先生的通信鼓励。终于,我在1983年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北京大学经济系研究生。可以说,没有赵靖先生的关心鼓励,就没有我的北大经济系的研究生生活,就没有我的学术生涯,就没有今天的我。在研究生学习期间,赵先生从思想到学术,全面成为我们的楷模,他一再要求我们理论联系实际,要致力于中国经济发展,鼓励我们参加从经济理论到改革开放实践的各种活动,先生还带我们去到深圳、广州,最早领受到了改革开放先进地区的风貌。先生对我们治学要求极严,我的毕业论文,他改了很多遍,逐字逐句地批注,我看完后,惶惶不安,比如:“作为中国经济思想史的研究生,竟然分不出营长的营与草菅人命的菅!”我出了一身冷汗,彻夜未眠,下决心要恶补古汉语与写作。

  在赵靖先生的严厉而耐心的教导下,我在北大听了几十场经济学、政治学、历史学以及自然科学方面的学术报告。学修和旁听了约20门课,为今后的教学、科研奠定了一定的学术基础。在研究生期间,我先后在核心杂志《经济科学》、《北京大学学报》上发表了两篇学术论文,并和同学一起在著名报刊上发表了一些文章,得到了国务院领导的重视和批示。赵先生的忧国忧民之心也深深地教育与感染了我,我还在读研期间担任了《北大研究生报》副主编、北大研究生会副秘书长,并获北大研究生演讲一等奖。

  记得是毕业时,我的另一位导师石世奇老师(教授、北大经济学院副院长、书记)一再提醒我,赵先生的治学极有战略眼光和思想,他在一棵大树上结出很多硕果,如中国古近代经济思想史是主干,但同时又研究了中国古近代人口思想、钱币思想、漕运思想、土地思想。石老师有关赵先生研究方法的这段话对我教益极大,令我豁然开朗,使我来复旦大学任教后,学习、研究出了“中国当代经济政策及其理论”一门课,在这门课里,分别研究了中国物价改革、物价政策,货币政策及银行改革,人口政策及理论,民营经济政策及理论,人民币汇率政策及改革,国营企业改革、承包、股份制等等;后又在股份制研究基础上,开出了《金融市场学》等精品课程。这些课受到了同学欢迎,并被媒体报道。后来,经济政策这门课还在北大出了教材,并且在德国艾伯特基金会赞助下译成英文版《China's Economic Policies, Theories and Reforms Since 1949》。可以说我的研究、治学完全受益于赵靖先生,其谆谆教诲,没齿难忘。

  古人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赵先生是一生中对我影响最大,帮助、教诲最多的恩师。赵先生两袖清风,一身正气,对工作又极其负责,对学术精益求精,始终立足于为人民服务,对社会不良风气则十分反感。师母对学生极为热情,真诚,她自己身体不好,却非常关心我们,每每嘘寒问暖,使我们觉得非常亲切与感动。如今,先生和师母均已仙逝(梅莹师母于2007年5月4日去世),思之忆之,我真是悲痛难抑,通宵不眠。唯有化悲痛为力量,以赵先生和师母为榜样,更努力更勤奋地学习,研究中国经济、中国证券市场,永远要为人民鼓与呼、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尊敬的赵靖先生、梅莹师母,你们安息吧。

                                                         你们的学生  谢百三

                                                  2007年8月10日23点17分于复旦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49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